市場機遇

亞洲、中國、香港及大灣區

亞洲市場機遇

亞洲在疫情過後的經濟反彈速度預計將超過其他經濟體。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數據,COVID-19加速了該地區的科技應用和創新。亞洲人在過去幾年愈趨使用數碼科技服務並有著高度的適應性。即使在疫情大流行期間,亞洲的公司亦能夠繼續擴大規模,通過提升科技應用來提高利潤和釋放生產力。

世界上沒有其他教育科技市場像亞洲一樣令人興奮,坐擁數以億計學生、重視教育的文化、不斷增長的中產階級、政府支持和豐富的資金。 預計從2022年到2030年,亞太地區教育科技的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 19%。

  • 龐大的市場規模,擁有超過 6億K12(從幼兒園到12年級)學生
  • 中國受過大學教育的人才庫預計將達到 1.95億人,比整個美國勞動力還要多
  • 平均每個家庭在教育相關產品和服務上的花費可能高達 40%
  • 亞太地區也可能實現企業在線學習的最高增長率,到 2026 年將達到 900 億美元
  • 不同的政府資助計劃,支持數碼學習和技能提升以及教育科技發展
  • 大量家族辦公室的耐心資本
  • 企業在獲取數碼學習內容、多元化投資組合、戰略投資以及併購方面均具有相當大興趣,為初創公司帶來大量增長和退出機會。

中國市場

中國市場的機遇大致集中在教師培訓、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企業學習。目前,海外教育科技企業的最大機會可能在於高等教育領域。中國內地政府鼓勵在高等教育層面進行國際合作。在疫情發生後,中國內地的教育局和七個部門要求內地的大學與世界各地的學院在國內院校合作,為那些不能再去海外交流的學生建立聯合課程。有關部門也鼓勵中國內地和香港的大學招收更多海外學生,特別是 "一帶一路 "的國家。該倡議旨在通過陸路和海路將亞洲與非洲及歐洲連接起來,目的是提升區域一體化,增加貿易和刺激經濟增長。

香港及大灣區市場

Greater Bay Area

中國政府已制定戰略規劃,在南中國11個緊密連接的繁榮大都市中建設亞洲的矽谷。這個稱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群,有三家全球排名前五十大的大學,也是中國科技巨擘騰訊、華為、大疆創新等的根據地。整個大灣區人口共7,100萬人,地區生產總值1.7萬億美元,其融資、生產、運送的貨物總數冠絕全球。

Gloucester Road
Central
Lan Kwai Fong

香港是中國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都會,商業文化與全球接軌,是大灣區的國際金融、法律仲裁及專業服務的重要樞紐。香港交易所是全球最大的首次公開招股市場。作為國際投資中心及接觸資本豐厚的中國內地投資者的重要門戶,在未來數年資本嚴峻的環境下,香港仍可為發展階段的企業提供不少機遇。此外,香港亦是低稅天堂,也是全世界最多高淨值人士聚居的地方之一。

過去數年,香港已發展成為亞洲初創公司的集中地,現時有超過3,000家初創公司於區內營運。香港營商環境高效便捷,充滿活力和機遇,非常適合創業者追尋理想、實現夢想。再者,香港人聰敏靈活、刻苦耐勞、不畏困難、恪守商業道德,也精通科技和潮流動向。香港的本地市場雖小,其多元化的學校體系和課程使其成為亞洲新產品和服務的完美試驗台。另外,即使香港經濟規模較小,但長期作為國際貿易中心,已彙聚了大量具有國際網路的公司,是企業尋找合作夥伴,向外擴張的樂園。

香港也是一個區域高等教育的中心。根據QS世界大學排名,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分別位列世界前50名和亞洲前10名。香港的大學還開設了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工商管理和行政商務管理課程。香港8所政府資助大學在2021年至2023年度,已獲撥款超過2000萬美元以推進虛擬教學的發展。

香港地理位置優越,毗鄰大灣區所有主要城市,是通往全球市場的發射台、籌款中心、亞洲研發/試驗台和全球供應鏈管理中心

深圳是大灣區的研發創新中心,被譽為「中國矽谷」,彙集騰訊、華為、大疆創新等中國科技巨擘以及大量初創企業加速器和其他支援設施。深圳科研投資額在全球名列前茅,僅次於南韓和以色列。

東莞現正急速發展成為中國的高端製造業中心,其中電子訊息製造業為支柱產業。現時每四台手機就有一台於東莞製造。松山湖高新技術產業園區是全球性的初創企業培育基地,專注研究機械人及智慧硬體技術。

廣州是廣東的商貿中心、交通樞紐以及科技、教育和文化中心。

中國市場將從 K12 轉向 Y12,包括大學、職業培訓和遠程學習。

藍象資本創始合夥人 寧柏宇